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 精华帖文 >


北岛、余秋雨与诺奖
2006年10月12日北京时间19时,瑞典皇家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宣布,将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土耳其小说家奥罕·帕慕克。瑞典皇家学院诺奖委员会的颁奖理由是:“在追求故乡忧郁的灵魂时发现了文明之间的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诗人北岛本来也是今年诺奖的热门人选。可惜的是,中国文学再次与诺奖失之交臂。其实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个叫作高行健的中国人拿了诺贝尔文学奖,圆了中文作家的百年诺奖梦。可是由于高行健多年旅居海外,且持有法国国籍,所以高氏的获奖虽也让海内外中华儿女激动万分,但荣誉毕竟要归功于高先生的个人奋斗,而没有给我们的当代中国文学加分更多。

我相信在目前的中国文坛上,还有不少作家做着诺奖的光荣梦想,虽然有人嘴上对诺奖采取不屑不一顾的态度,其实他们才是最最在乎的。当我们中国人中的大部分才刚刚开始过上了小康日子的时候,当我们中国作家中的一小部分才刚刚开始有了自己的一点创伤想法的时候,偶尔做一下诺贝尔文学奖的美梦我想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就仿佛穷光蛋总喜欢做发财的梦想一样。不过诺贝尔文学奖可不是梦来的,为着获诺奖的目的而创作的作家恐怕一辈子也会与诺奖无缘的。我们知道,奥罕·帕慕克也好,大江健三郎也好,高行健也好,他们之所以能够在世界文学的范围内获得诺奖殊荣,其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创作出了令世界感动的并且可能流芳于未来的好作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相信中国在不久远的将来,或者也许就在今后几年内便会有荣获诺的中国本土作家出现。

毫无疑问,诗人北岛仍然是当今最有实力获得诺奖的中国作家之一。北岛与高行健一样都曾经是中国当代先锋文学的旗手。早在上世纪80年代,前者是中国“朦胧诗”的代表人物;而后者则是中国实验戏剧的先行者。另外,二人都有旅居海外的经历,都对西方文学传统有着切身的体验和洞察力。北岛写于上世纪80年代的诗歌,至今仍然受到中国大陆年轻人的喜凤凰彩票爱;当然北岛的诗歌同样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英语世界内有着广泛的影响。因此北岛如最终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我们将不会感到意外。

坦白地讲,我自己更希望余秋雨先生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余氏在今天中国年轻读者中的影响力以及他在文学方面的贡献,我还看不到有谁可以超过。他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便不断创作出最优秀的也是最优美的中文散文,他的《文化苦旅》、《山居笔记》、《霜冷长河》、《行者无疆》等所有著作均畅销于两岸三地大中华地区的中文图书市场,就像“有海水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一样,有中文的地方就有余秋雨的散文。另外,余秋雨先生也是中国当今文坛思想最活跃者之一,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反省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和深度,而且他的视野又是世界性的,他所珍视的价值观也是普世的价值观。特别是他出版于2004年的著作〈〈借我一生〉〉,几乎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与肉体苦难都被他准确记录了下来,当然他是通过自身的体验记录的。

我知道余秋雨先生也是当今中国最具争议、最受诋毁的作家之一,对他的争议与诋毁的90%以上来自于他的同行。在中国这样一个有着“文人相轻”的国度里,余的遭遇其实是很正常的。韩寒、郭敬明、春树等80后一代文学青年不是总被那些所谓的文学前辈所批判、所教育吗?可以想象得到,一个在高校做教授的人不去研究所谓的正经“学问”,却写起了什么“文化散文”,而且一写就是二十多年,无论数量和质量都远远地把同辈甩到了后面;还有更气人的是他写的每一本书都是那么畅销,版税收入甚至超过了资本家的收入;如此多的好事集于余氏一身岂有不被嫉妒的道理?

以丰硕的散文创作成果而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是有先例的,政治家邱吉尔、哲学家罗素都曾经获得过诺奖。因此在我看来,以余秋雨先生的散文创作成就,他是完全有资格替我们中国人拿诺奖的。而且我认为余获奖要比北岛获奖更有意义,毕竟后者早已经像高行健一样远离了中国文学传统;可余老师的《文化苦旅》却是与唐诗、宋词、《红楼梦》、鲁迅、沈从文凤凰彩票一脉相承的。(刘明清写于2006年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