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 原创帖文 >


【老马聊骚】蹭嫖杜甫如何登上儒家神坛
【老马聊骚】蹭嫖杜甫如何登上儒家神坛

文/马庆云


杜甫是个很有趣的人。祖上算是世家大族,读书的机会,自然多余旁人。年轻的时候,衣食无忧,等到真正需要自己出来谋生混饭吃的时候,虽然求职艰辛,但也终究温饱,到了晚年,历史上说,有可能是被活活饿死的。

在唐朝,也不仅仅在唐朝,一个人要在职场、政治、历史上站住位置,首先要看你交往的是什么人,其次,才是你的才华。李白在活着的时候就名满天下,根本原因是给唐朝皇帝和妃子写过诗,还闹过各种绯闻。那个时代的诗人,更像是一个娱乐明星,我们当下的明星,作品是电影、电视剧,唐代的明星,作品是诗歌。关于李白,我在以往的聊骚里边写过,不赘述。今天,主要想聊的,还是杜甫。

杜甫年轻时候的交际圈子,起步都不低,大约是王侯将相的二代们。关于青年杜甫交际圈子的考据,有大学教授做职称论文的时候,专门写过。我这里也不引用,因为一旦引用,则与本人的随便聊的风格不符了。翻开《杜工部集》,光看一些诗歌的题目,就知道杜甫经常跟谁玩了。当然,这种玩法,不过是诗歌赠答,也没什么经济成本,杜家还是玩得起的。

但是,唐代诗人要赚名气,还得玩一项需要花钱的游戏,那就是野游。说白了,就是自费或者公费旅游,到全国各地走走看看,寻访名山大川和各地名流,写诗歌,赚名气。跟现在的明星到全国各地开演唱会,大同小异。李白离开唐明皇之后,旅游的钱,算是公费的。皇帝让咱出来玩儿的,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各地的地方官,自然都愿意招待。杜甫不一样,李白有资格公费的时候,杜甫还没见过皇帝一面呢。

玩儿还是要玩儿的。杜甫年轻时候,也自费到过很多地方。读万卷书,走万里路,在古代,被认为是有才华的人的基本标志。当然,这是我们现代人给修剪剩下的标准,古人在读书、走路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那就是玩万家女。在明清以前,士大夫阶级会玩儿女人,也是风流的一种表现。不风流,怎么能诗书豪情呢?

杜甫自己出去玩儿的时候,是怎么解决性生活的(那时,他十几二十几的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在他的诗集里边很难找到影子。在江浙一带、山东河北交界一带(标注:这些地方,按着我们当下的标准来看,都是出美人胚子的地方)游历了之后,杜甫回到洛阳考试,没中。出来继续玩儿,就遇到了李白。那一年,杜甫33,李白44。杜甫一事无成,李白名满天下。三十几岁的人,自然不好意思再跟家里要钱,虽然这个时候,杜甫早就娶了媳妇。那为何杜甫不在家呆着,等着继续考试,且跟媳妇过裹床单的小日子呢?按着当时的风气来看,杜甫若不出去游的话,很可能以后更没官做。游,就是一种运作。

在这个背景下,杜甫实乃是没钱的。李白出手阔绰。几个会写诗的人,聚众嫖娼,是必然的事情。所谓的远游,根本不是探访民情、深入百姓,而只是各地喝喝花酒、唱唱小调、滚滚床单。几个人,从开封、商丘,一路向东,就嫖到山东境内去了。至于唐朝当年的妓院等等,我在李白那期的聊骚中已经仔细说到过,这里也不赘述。

这一时期的杜甫,反应到诗歌上边来,少不得花天酒地了。当然,肯定没有像当下某些诗性领导随口吟唱的“白花花的大腿,水淋淋的逼”那么淫秽的。杜甫笔下,嫖娼都是别有风味的: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此乃嫖雏妓也。我前边说过,这时的杜甫,没钱了。像李白这样的诗人朋友,是有钱的。杜甫属于蹭嫖角色。

中国当代诗人远游喝花酒蹭嫖等等的事情,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上下,出现过。那是现代诗的黄金时期。那个阶段的诗人,这些到处吃喝玩乐的游戏,都是跟唐朝诗人学的。这些不表,单说杜甫。老二的生活,只是第二位的。混饭吃,才是第一位的。杜甫再次远游一圈之后,已经小有名气。至少,要在中国开三十几场演唱会的豪言壮语是实现了,不像现在某些歌曲节目的导师,牛逼吹出去了,年底让媒体追着质问那三十几场演唱会,开到哪个小酒吧了。

三十多岁的杜甫又到长安考试,还是考不上。用一句老话说,车有车路,马有马路了。考试不行,就换一招吧。什么招数呢?给朝廷当官的,递送自己的诗文呗。如果说郊游是在地方上开演唱会的话,那在长安,给朝廷名流递送诗文,才是真正在北京工体搞演唱会呢。起初,杜甫不招人待见,屡投不中啊。后来,给皇帝投了个自吹与互吹牛逼的赋,皇帝觉得,自己要是不给杜甫个官职做做,显得这个皇帝不是文章里边吹牛逼的那个样子了。所以,皇帝给了杜甫一个近似于孙悟空被玉帝赐予的弼马温一样的官职,最大官职,好像是个参军。

我在以往的老马聊骚里边写到过,人到四十几岁的时候,是顶危险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你事业无成的话,自然会有中年危机。中国历史上好多事情,都是有中年危机的人搞的。比如洪秀全和陈独秀。我以往也聊过,不赘述。杜甫在四十几岁的时候,也进入了这种危机状态。擦,老子这么大写诗的能耐,怎么就给了一个参军的屁官。若是孙悟空,就打到南天门去了。杜甫毕竟是个文人。他化解中年危机的方式,就是一改文风,开始以关注现实疾苦的方式来抒发自身的愤懑。

有学者幸运赛车在线投注说,四十几岁之前的杜甫诗歌,是盛唐气象,高唱凯歌,之后的,则是中唐气韵,沉郁顿挫了。这话拿历史为背景来分割,我觉得不如直接拿诗人个人的中年危机来划分更合适。只是,杜甫的中年危机,正赶上盛唐向中唐的转型的历史跨度罢了。此时期的诗歌,最灿烂的,当属《兵车行》、《丽人行》等等。这种对现实社会的讥讽,正是诗人自身愤懑往外排泄的需求。

四十五岁之后的事情,奠定了杜甫走上儒家神坛的坚实基础。如果说当着小官的杜甫,起初的《兵车行》、《丽人行》等还只是对现实待遇的不满造成的逆反发泄的话,那安史之乱阶段,杜甫一度沦为流民,他的诗歌关注底层民众疾苦,则从不自觉,转变为了一种自觉。因为,安史之乱中,杜甫也已经是底层民众中的一员。与其说杜甫在写民间疾苦,不如说,他就是在写自己。参军都没得做了,只能颠沛流离。这一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三吏“、”三别“。

接近五十岁的时候,杜甫虽然又有投靠朝廷的故事,但也不顺利,后来,远走了西南避难。杜甫是58岁上死掉的。在最后几年,他带着一家上下,于西南各处漂泊。这是一种近乎宗教领袖灾难意识的漂泊,虽然这种漂泊,不是诗人自己有意为之的。在最后几年,杜甫最脍炙人口的诗歌,是《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登楼》、《秋兴》等等。这些诗歌,对中国文人的影响,并不亚于西方的一些宗教领袖出埃及、大伙一起吃一张大饼的故事对西方学人的精神感召力。晚年杜甫,实乃实现了一种被动的宗教意义上的精神超度。

58岁那年,杜甫死掉了,有说,是饿死的。也有说,是撑死的。杜甫带着一家老小,在船上避难,船漂泊湘江边上,杜家饿了七八天了。当地的县官,听说此事,带着酒肉来救急。杜甫终究是死掉了。他的死,被动实现了对其自身诗歌精神层次的提升。

当下人,每每提起杜甫,都是壮怀激烈。而在唐朝,杜甫虽有一定名气,但却并未得到多少主流价值的认可。

“与杜甫同时代的两个选本——元结的《箧中集》,殷璠《河岳英灵集》——都不选杜诗。凤凰彩票稍后的高仲武《中兴间气集》不选,芮挺章《国秀集》不选,令狐楚《御览诗》不选,甚至经过中唐元慎、韩愈等文坛宗主的褒扬,到了晚唐,姚合《极玄集》还是不选杜诗。唐末入五代的诗人韦庄编选《又玄集》,才选了杜诗七首。五代时候,后蜀韦縠《才调集》还是不选杜诗,虽然他在序言中明明提到杜甫。唐朝人诗歌选秀,杜诗被PK,在后人看来也常常也杜甫鸣不平,这么伟大的诗人,在那个时代竟是如此寒碜。”

杜甫享有盛名,是在宋代的事情了。聊了这么多,我要解释一个重要的问题了——为何杜甫直到宋代,才正式登上文化的历史舞台呢?

简单说,唐代佛道兴盛,传统的士大夫阶级,地位也是相对稳固的,他们不需要找出士大夫阶级中的儒家代表来,与佛道文化抗衡。但遭遇晚唐动乱之后,佛道文化,尤其是佛家的文化,更适合平民阶级。而士大夫阶级赖以生存的世家世界,已经被瓦解的很干净了。魏晋几代的世家,在战乱中,早已重新洗牌。在这种背景下,儒家文化,如果继续坚守他们信奉的,只为皇权服务的思维,会瞬间被底层的老百姓抛弃。孔孟学说,都是从皇权如何治理天下的角度来说话的。更加平民化的世界,儒家需要重新定位自己,发出声音来。

儒家的选择,则是从底层视角说话,为老百姓说话,从而为皇权服务。儒家再次成为所有人的儒家。而杜甫,正是这个新儒家的最好的代言人。他有士大夫阶级的出身背景,有乱世离愁,有对民间疾苦大声疾呼的诗歌,有近乎于宗教领袖死亡命运的结局。这些就够了。他足以成为新儒家的神。宋代开始,杜甫正式成为诗圣。圣是什么?圣是儒家的老大罢了。

当下再看杜甫,我更关心的,不是他成为哪一派别的圣人,而是,建设一个怎样的救助办法,才不至于让现代的杜甫们饿死。

【本篇,老马聊骚第三十九回,节目视频,欢迎点击观看】